番禺路淮海西路

827 的始发站,车窗外飘着雨夹雪。从彗星的学校后门走出来,我的心跳极度缓慢,一个问题始终盘旋在我的脑海中 —— 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彗星是我的初中同学,在这里做心理学研究,而她不久就要去另一座城市继续搞学术了。我们同在这座城市三年,但各自忙自己的事情,聚首的次数恐怕两只手掌就能数得下来。无论是性格还是所处的环境,她和我几乎都是两种方向的人。她享受学校生活,我本科毕业就完成任务似地逃离校园;她十分向往慢生活,我则一直给自己设计快节奏的生活;她说话慢声细语,而我慢下语速来会把脑瓜壳都卡住。和完全不同的她聊会天,我的「操作系统」往往会打上补丁。

三年前,我第一次从上海南站走出来时,彗星就站在车站门口。跟老同学一路侃着工作和未来的时候,我的语气十分激动,眼神里充满了牛犊的骄傲与自满。当然,这份心境在找工作时也十分奏效。工作的事很快就搞定了,日子也很快就忙碌起来。我一直勤于记手账,做短期目标,身边的人多少会说我做事情靠谱,执行力好;可是一旦有人问我未来有什么规划时,往往会得到一个短暂的沉默,和接下来随大流的回答:“做xxx积累经验,然后成为xxx”。这的确是一个有用的答案,前半句可以一直说服自己好好学习,勤奋工作,注意身体 ———— 直到不记得以「然后」开始的后半句。低头做事非常快乐,但不意味着就可以省略思考。

时间逐渐把我推到越来越频繁思考的当口,今天闲聊时,我也不由得问彗星关于值得和长期的问题,她说每次她遇到类似问题的时候,她会想一想,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?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?回答清楚这个问题好难,我总觉得自己过着过着就成为了别人,但心底却希望成为自己。有人说当期望的方向和现实不符合时,人就会过得拧巴,然后就开始迷茫。我想我的迷茫也源于这里。人最难熬的时刻是直面自己藏掖着的问题的时刻,但这也是解决问题的开始。

827 开动起来,沿着番禺路下行,驶离番禺路与淮海西路的交叉口。这次和彗星道别,不知道下一个补丁会在什么时候和地点打上。但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,而可能是开始的结束。不过,我想应该不会在这梧桐树下的交叉口了。

缓慢的心跳声中,那个盘旋在我脑海中的问题开始生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