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月份一到,很多人就陆陆续续开始总结自己的这一年,一篇篇的年终总结更是如春笋一般接踵而至。诚然,我没有写年终总结的习惯,但回首后发现,这一年于我之重要性,无法让我漠然放它离去。
因此,趁着还剩两个小时,我便打算这样揪着 2016 的尾巴,梳理一下记忆,直到 2017 的钟声敲响。

我想,今年我的关键词,应该是探索

毕业

人生会有很多次毕业,幼稚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 … 学生时代期间的毕业,本质上并没有很大区别,我们固然会因为和同学告别而伤感,但面对的同样是学习,环境始终是校园。然而 2016 年的毕业对我来说可能有点不一样。

2016 年,我没有像部分同学一样留在学途继续深造,而是收拾了下宿舍,把窝挪到了社会。
这个行为的酝酿,从 15 年冬天就开始了。从赣州红旗大道86号,到杭州滨江海创园,再到上海张江浦软大厦,三个地点,三个机构,两种环境。

如果只是换个地方上学的话,那我的生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改变,但这次真的不是上学了。

最大的不同莫过于对负责的理解。学生时代的我,逃避是家常便饭:听不懂的课直接逃去见周公,完不成的任务拖拖也就算了,不想见的人就不见,不好玩的东西就不做。也许这也和教育模式有关系,但似乎自己没办法完全把锅甩出去。

而进入年轻的互联网公司以后,我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一只瞪羚的运动系统中,所做的一切都和效率、结果挂钩,而这只瞪羚要么跑得快长成年成为头羊,要么被狮子捕杀。在这样的体系下,我无法不为自己的产出负责。

所幸,在探索中,我渐渐开始适应。与此同时,高节奏的生活让我的感官和思想更加敏锐,我开始依赖这种快感,而且它也能让我不再依赖父母的供养,转而向他们输出力量。

技术

进入前端工程师这个行当必须接受技术体系的日新月异,这也是业界公认的一个特点。对如我一般的 greenhorn 们来说,眼花缭绕恐怕是必须经历过的一个体验。前段时间知乎热议的阿当事件更加说明了一点:前端技术体系离成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眼花归眼花,在团队中做的一个一个的项目还是把我拉回冷静。无论是在 PC 端用的 knockout 框架还是在触屏端的 React 框架,我都借以渐渐熟悉组件化的思想,以及不同数据流的适用场景。此外也陆续地了解了一些服务端、自动化发布的知识。

在探索中,我渐渐发现,“何以解坑,唯有加班”的模式不是一个长远之计。在平时就做好一些技术预研,或者对自己手头正在使用的框架进行深度地刨析,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业余

年初,为了填补心里空缺的一块,我拿起了相机,以我自己的角度去描绘一部分的世界。从上海的外滩码头,到马来的丛林海滩,都有定格下一些自认为悦目的相片。
沙巴神山

慢慢的,公司组织活动和比赛的时候,也愿意邀请我拍摄一些人物和场景,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,能经常有这种练手机会,我感到非常满足。

下半年,在日常工作后,我抽出一部分时间学习吉他,同时报了一个周末班。虽然练习时间被工作占领的情况常常出现,但为丰富自己的生活而挣扎着,又何尝不是人生的常态呢?既然喜爱,那就坚持挣扎。

年末业务繁忙之际,报名了年会节目中的一支舞蹈,想想去到上海国家会议中心跳舞的体验,也许在人生中不会有很多次吧。

博客

2016 年总算搭了个人博客,但疏于更新,文章寥寥无几。不过现状总是要打破的,就在今年,公司也开了技术博客。我想,随着技术的沉淀,还有公司技术博客对我的推力, 2017 年应该会比 2016 年多产出一些自己思考过的东西。翻译或者原创,只要是能让自己成长的东西,那就去写下来。

坚持

要说 2016 我对自己比较满意的地方,那就是坚持早起和读书了。坚持早起对我的意义十分重要,因为那就意味着坚持练英语,坚持储备技术知识,甚至是坚持闻到最清新的空气。

读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一年来,阮一峰的《如何变得有思想》让我初步理解逻辑和读书的重要性。《人类简史》让我脑洞大开:原来人类的发展有这样惊人的套路。一口气读完的小说《解忧杂货店》、《秘密》、《嫌疑人 X 的现身》、《白夜行》让我从东野先生笔下经历不一样的极端人生。而 《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》 是我人生中第一本决心读完的英文原著,借着对历史的极大好奇,我读下几章,并且将在 2017 年继续走完这趟探索历史的旅程。

展望

无论是在个人层面还是公司层面,2017 年的挑战只增不减。作为职场和技术的小司机,我要走的路还比较长,虽然整天处在一大堆老司机中,虽然整天告诫自己要像它们一样思考,我还是不能让身体和大脑有效地跟上这种意愿。不过我还是笃信那个道理,虽然达不到,挣扎着去做到总比放弃要好。

2017 年,将会是各个前端框架挣扎的白热化阶段,希望自己能渐渐探明本质;将会是职场的第二年,希望自己能稳健业绩;将会是新的一岁,希望坚持好习惯;将会是成长的又一年,希望自己能在挣扎和崩溃的边缘保持成长的速度。

New Year – a new chapter, new verse, or just the same old story? Ultimately we write it.
– Alex Morritt

Whatever,你好 2017!